首页 »

【两会】院士告诉你,参照国外营养标准补维生素D可能有危险

2019/9/20 1:44:10

【两会】院士告诉你,参照国外营养标准补维生素D可能有危险

按照美国人的营养标准,70%的中国受测人维生素D缺乏或不足;但这些人都没有表现出维生素D缺乏所导致的疾病。 如果我们沿用国外的标准,一来大规模的不必要补充维生素D产生浪费,二来也存在着维生素D过量的健康风险。


这是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院营养科学研究所的一个研究发现,“这个例子可以管中窥豹, 对别的营养膳食标准是否还存在着类似维生素D这样的情况?”在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院长李林认为,我国大量的营养膳食标准基本上就是直接沿用国外的标准。应该对我国居民的现状开展营养膳食的研究,尽早建立我国自己的营养膳食标准。


大量营养膳食标准沿用国外的标准
 

过去30年来,肥胖、心血管疾病、2型糖尿病等非传染性代谢疾病快速流行,已经成为威胁国民健康的最主要的疾病。代谢类疾病的大幅上升的最主要因素就是30年中营养与生活方式的变化。与此同时,我国中西部和边远地区,尤其是在农村地区的婴幼儿和儿童中仍旧存在着相当规模的营养缺乏症:低出生体重、生长迟缓、消瘦、以及铁和维生素A缺乏等。成年居民中也存在不同程度的营养不均衡。


“我国目前仍面临着营养过剩和缺乏的双重挑战。”李林认为, 中国的粮食和副食品生产的总量已经完全能够满足国民的膳食需求。但是由于国民营养认识水平的不足,产生了过度营养与营养不足的问题。既造成了食品的浪费,也增加了医疗的负担。因此亟需提高国民的营养认识水平和建立国民膳食营养的指导标准。
 

李林说,美国卫生与大众服务部、农业部联合发布了“美国居民膳食指南“(Dietary guidelines for Americans)”,并且每隔5年进行一次更新。看似一本简单的居民膳食指南,但其背后的支撑是大量的关于美国民众基本营养数据的研究与建立的标准。而反观我国,虽然在过去20多年来我国的生命科学和营养科学的研究取得了长足的发展,但是在我国居民的营养膳食数据与标准的研究与建立方面却极为落后。大量的营养膳食标准基本上就是直接沿用国外的标准。且由于缺少投入,即便是我们有限的营养膳食标准的研究也是小规模和低水平的,研究结果也难以推广。


李林举例说,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院营养科学研究所通过对上海和北京地区3000多普通中老年人群的研究发现,按照沿用美国的营养指南中所设定的维生素D的标准,94%的受测人员是维生素D不到美国设定的营养标准。在上海选择400多名20—40岁的维生素D缺乏的成年人进行维生素D的膳食补充发现,哪怕就是按我国规定的每日维生素D摄入量的2倍对这400多受试人员进行维生素D补充,也仍旧有近70%的人体内维生素D的水平还是达不到延用的美国标准。“但是,无论是上海北京的居民,还是参加维生素D补充实验的人员,都没有表现出大规模的维生素D缺乏所导致的疾病。也就是说,中国居民体内维生素D根本就达不到也不需要达到沿用美国标准。”


加强营养膳食标准研究项目顶层设计


“营养膳食标准的缺乏阻碍了我们应对这样的健康问题。”李林认为,由于缺乏完善的权威性的营养膳食指南,使得居民的营养认识水平不高,生活方式随意,代谢类疾病高发,额外增加了不少医疗和健康开支。


他建议,设立开展营养膳食标准研究的项目和科研计划。而营养膳食标准的研究,常常需要检测大范围和大规模的人群队列,这类研究工作,一方面需要大量的科研人员和辅助人员的参与,需要大量的经费;另一方面由于没有科研论文、专利等成果的显示度,往往又影响科研人员的自身发展。结果,从事这方面研究的科研人员十分缺乏。李林建议,在国家层面上要重视建立营养数据标准的研究,项目的考核也要围绕数据标准进行,而不是现在流行的论文和专利。


李林还建议,加强营养膳食标准研究项目和科研计划的顶层设计和执行管理。“由于这类研究不是探索性研究,其需要的人群队列数量、范围;需要采集什么样本,采集多少;需要构建怎样的研究队伍和单位等都应该在立项之初得到充分的考虑和规划。”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