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八年过去了,我们该纪念些什么

2019/9/20 13:53:01

八年过去了,我们该纪念些什么

 

今日是汶川地震8周年纪念日。8年前的今天,14时28分04秒,8.0级地震撼动四川汶川,近7万人丧生、1.8万人失踪,37万余人受伤……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8年的时光,的确能改变很多东西。

 

在许多纪念汶川地震的报道中,中国青年报评论部出品的微信公众号“海运仓内参”独辟蹊径,捕捉了当年那些知名新闻人物的人生足迹,个中命运令人唏嘘不已——

 

“抗震救灾英雄少年”林浩参加了不少影视剧的拍摄,正准备成为一名职业演员。

 

“可乐男孩”薛枭如愿进入可口可乐成都分公司工作。

 

打着手电在废墟下读书的“读书女孩”邓清清最终选择了退学,放弃读书了。

 

不顾学生的安危,第一个逃出教室的“范跑跑”,依然在教书。

 

而最令人惊讶的,是另一位“抗震救灾英雄少年”雷楚年竟然被控诈骗21人共46.3万元,成了一名阶下囚。

 

……

 

在这些新闻人物中,名声最大的林浩受到的关注也最多。有舆论批评他成名后不务学业接拍影视作品,利用名气迁居上海等。

 

中国青年报的观点比较宽容:“每个人都有选择人生道路的权利,‘地震小英雄’林浩也不例外。我们只要记住8年前的感动,只要他的选择没有给当初的英雄行为抹黑,具体的人生道路怎么走,应该尊重他自己的选择。”

 

爱奇艺纪录片频道的微信公众号转载了一部有关汶川的纪录片《殇城》:“ 《殇城》是关于人无法走出精神创痛的故事。与其说这是一个动态的发展,不如说这是一次彻底的静观。所有都在灾难发生的一刻,休止了。精神创痛已存在,剩下的就只是如何与它共处。对于片中的主人公来说,所有关于未来的定义都不太一样。一场大地震夺去了无数人的生命,在庞大的数字背后,落在每个家庭身上的是切身的疼痛。生活的巨变、挥之不去的内心阴影,一系列最深刻的追问都开始浮现。”

 

对于普通人来说,当然也有积极的例子。@走近中国消防 就发现“被救者已成施救者”:“2008年汶川大地震,被埋压125小时后他被消防员拯救,人生从此与消防结下不解之缘;8年后的2016年,蒋雨航已是一名合格的‘带兵排长’。8年前的今天,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8年时间,我们不曾遗忘。”

 

在新华社的报道中,当年地震时,黑龙江的治疗师于占东前往灾区成为首批康复项目志愿者。志愿工作到期后,他选择留在四川绵竹。8年来,他所在科室从震后4人发展成为省重点专科,也收获了自己的爱情。

 

《公益时报》则看到了幸存者在这一天的痛苦——“5月12日,我希望能屏蔽掉自己的朋友圈。今年已经第8年了,我不想再次陷入那样的悲伤。”经历过汶川大地震的袁孝伟如是说。“我一直都保持着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习惯,我不想被特殊对待。当震后我回到北川看同学朋友时,彼此间只会拥抱,不会再说别的。”

 

“教师这个职业的神圣,当年北川中学的学生比谁都清楚,想必也都一生不会忘却。”幸存者@工藤梦樱 在今天特意撰文,祭奠给了她第二次生命的张家春老师——她13岁在北川中学亲历汶川地震,上物理课时老师察觉到指南针的异样,结合当时地面微微的震动,在大震来临之前两秒让学生快跑,死死抵着前门帮助学生逃生,直到最后他还用自己的身体保护了一个学生,全班64人有45人幸存了下来。北川中学有40位老师去世。

 

不管你是否愿意,到了这一天,无数人都会陷入回忆。@凤凰网评论部 觉得“回忆是一种力量”:“如果无法从回忆汲取教训,遗忘就不该被谴责。在时间的河流上,趁我们走的还不够久远,好好回头再度检视那场灾难吧。回忆不仅是为了无辜的遇难者,更是为了幸存于世的人们。回忆那并不久远的历史,以之为镜,培养更好的公民,监督更好的政府,才能让一个国家不惧任何天灾人祸。”

 

所以,@人民日报 就收集了不少亲历网友的回忆,让无数人为之动容——

 

 

回忆之后,还是要回到现实。“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汶川县水磨镇,一个曾经的高能耗、高污染工业园区,经历2008年汶川地震的摧残后,在灾后重建中涅槃,现在已转型为国家5A级风景区,成为著名的旅游景点。”新华社聚焦的一个小镇的涅槃,应该成为重建的范本:“灾后重建中,在广东佛山的援建下,水磨镇没有进行简单的恢复性重建,而是立足长远,强调整体设计、整体打造,确立‘工业外迁、腾笼换鸟’的整体思路,以住房、设施、产业、生态为重建重点,华丽转身,成为阿坝州的文化、教育、旅游中心。”

 

南方网的评论“向坚强和重生致敬”:“亲人逝去的事实无法改变,但活着的人必须得向前走。在破碎的土地上,在震后的废墟上,坚强的汶川人、不低头的四川人,在全国人民的帮助下,开始了艰难但却是走向希望的重建。如今,八年的时间过去了,灾区基础设施、产业发展、民生事业实现整体性跨越,由山河破碎到废墟重生,这是从悲壮走向豪迈,是从恢复走向振兴。灾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灾后一蹶不振,汶川震区用行动证明,汶川依然高高挺立,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永远都震不垮。”

 

一张简单的曲线图,开始在网络上流传。这是一张2008年的老图,是谷歌贴在自己官方博客“谷歌黑板报”上的,记录的是汶川地震一周后,5月19日的流量曲线。

 

 

这暴跌几乎到0的几分钟,是全国为汶川地震默哀的三分钟。

 

谷歌当时的博文说道:“当我们依照惯例整理和分析谷歌搜索引擎的流量数据时,一条从未见过的曲线出现在我们面前。当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时,我们的眼睛湿润了。在那一刻,所有人都放下手中的键盘和鼠标;没有人监督,也不需要监督——这条谷歌搜索流量的曲线说明了一切。”

 

除了回忆和缅怀,今天也是我国第八个防灾减灾日,这个日子也提醒我们须臾不要忘记灾难并没有远离人类。就在今天上午,我国台湾东部又发生6.2级左右地震。中国地震台网自动测定地震发生在台湾东部宜兰附近海域,震源深度15千米。据经济日报报道,中国地震台网中心主任潘怀文指2004年以来,全球一直处于8级以上巨大地震活跃时段,并且这一活跃的时段预计还将持续一段时间。